Arandia•Tang

小名AT,主写汤草火有等日推同人,吃各种cp。愿望从最初的“想成为大佬”变为“想受到大佬关注”。严重怀疑底线会持续下降,最后没有底线(๑•ี_เ•ี๑)

岛忆(汤草/火有)(二)

角色属于作者,ooc属于我。

关于精神世界的补充说明:1.首先众人所在的地点名叫或得洛布泥岛,是由两个岛屿的总称。假想位置实在太平洋上。(当然是瞎编的) 2.关于失忆三人的状况:小火与小草皆为刚入大学时记忆,所以在其中的形象皆为刚上大学时形象;熏妹则为刚当上警察但还不是刑警的记忆,形象同上,约20左右(熏妹年龄、性格皆有私设)当然,随着记忆的恢复,形象也会随着恢复。3.关于岛上地图与AI妹子天海绮雅,不知哪个小天使能给我建议个绘图软件(手机上的),我抽个时间画画(相信我,绮雅绝对不丑)。4.最后是称呼问题:因为三人失忆,所以才直呼其姓的,不要纠结太多了。  废话不多说,还是开始走文吧(ง •̀_•́)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 有栖川感觉自己迷迷糊糊的,耳边传来大海的波浪声和一些人的说话声。应该顺利进入这里了吧,有栖川一边想着一边慢慢直起了身。

     “啊,火村、草薙,还有那个应该是汤川吧。那个人醒了。”耳边首先传来的是一个女性的声音,应该是那个叫内海的女刑警吧,有栖川揉着自己的脑袋,缓缓睁开了眼睛。“呜哇!”有栖川下了一跳,毕竟眼前的境况有些令他摸不着头脑。简单点说,三个人都仿佛小了很多,特别是草薙与火村。“你,你们……是谁啊?”有栖川本想说“你们为什么变年轻了?”,但他突然注意到了来自汤川的、有些提醒意味的眼神,便当机立断改了口。

      “你没事吧?当我们三个看见你们两个时你们就已经躺在这里了。”说话者是草薙,他似乎有些担心,蹲下身来询问他。“我,我叫有栖川有栖。”有栖川回答了自己的名字,却没敢偷去回答其他话,毕竟不敢露馅是吧。他悄悄地向汤川投去一个求助的眼神,而汤川似乎也接收到了。汤川说道:“我们两人的处境也和你们所描述的一样:收到了邀请函,到了机场,然后就昏倒在这里了。”有栖川一头雾水地听着,并帮腔似的点点头。

      有栖川环视着周围,突然注意到了火村。他虽一言不发,但却警惕地注意着他们——有栖川看出了这种眼神,名为怀疑。火村似乎注意到了有栖川在看他,也向有栖川看去。有栖川对他笑了笑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。火村什么也没做,并扭过了他的头发话了。“既然最后一个人也醒了,那我认为我们可以再重新介绍一下自己。”在场的所有人表示赞同。

      “那就先从两位开始吧。”内海道

      “好的,我叫汤川学,现在是帝都大学物理系的大二学生。(当然是假的)”汤川骗人连眼都不眨一下。当“物理系”这个词一出,草薙明显地抽搐了一下,毕竟他是个理科白痴。

       “我的话叫有栖川有栖,一个三流小说家。”火村听到这话,笑了笑“有栖川爱丽丝?不是假名?”“不是!!!”有栖川一下子炸毛了,狠狠朝着火村瞪着。其他人也笑了,空气变得快活起来。火村摸了摸手,不知为什么想摸一下有栖川的头,但他又忍住了。

      “我叫草薙俊平,帝都大学社会学系一年级。”“我是内海熏,现在是一名警察。”“我是火村英生,英都大学社会学系一年级生。”大家也都介绍完了自己,开始熟络起来。

      有栖川是真•一脸蒙逼,刚刚醒来,啥也不知道,就演了一场戏,最后也还是啥也不知道。所以聪明的他决定去问问别人。虽然他很想与火村交流,但现在还不是时候——他似乎在与汤川谈些什么。内海是女性,不好打交道,草薙就是个好人选。(草薙:当好人,从我做起)

        “那个草薙对吧,”有栖川向草薙走去,笑着打招呼道“请问一下,在我昏迷时,都发生了什么?”草薙听了他的话,似乎猛地想起什么“对啊,我忘记告诉你了现状了。”

      “这里是一个叫做什么的岛,岛的主人好像是个小姑娘,17岁左右。披着头发,头发一边黑一半白,看着不太像人啊。她说让我们陪她玩游戏,给我们提供了住宿与饮食等,不过这是上午你们还没来时的事。后面,你也都知道的。”草薙就说了这么点就停了。不,我什么都不知道,麻烦你再讲点好不好!!!有栖川有点想哭,什么鬼游戏,什么AI,他现在只想带他的火村离开!!!!

      正在有栖川内心咆哮之际,突然熟悉的声音进入耳中“有栖川有栖,要不我们一起走吧。”“啊?”有栖川愣了一下,仿佛在确认自己没有听错。确认之后,就快步小跑更了上去,留下其余三人在原地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火有的场合开始了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  有栖川与火村在沙滩上走着,谁也没有说话。有栖川想打破一下尴尬,但对方却先开口了。“你与那个叫汤川的到底是什么人?”有栖川愣住了,停下了脚步“你说什么?”“我说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?虽然撒谎的技能的确高明,但你的眼神出卖了你。不是吗?”

      有栖川盯了一眼火村,内心有些复杂。他知道火村是因为失忆才这样对他,但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会被这样熟悉的声音审问。明明是这样熟悉的脸,现在却又有点陌生。有栖川咬住下唇不说话,也许是在思考该说什么。“是被我说中了?”火村挑了挑眉毛,似乎挺愉悦的“所以,你们的目的是什么?”(妈呀,这火村太汤川了)有栖川听了这话有些焦躁,使劲甩了甩头,似乎在决定什么。最终,有栖川挂着满脸笑容,道:“虽然我不太清楚你在说什么,但硬要说有什么目的,那好吧,我是来跟你谈恋爱的确。”“哈?”火村被吓到了,眨了眨眼,有些迷茫,又不知从何说起。反应过来,有栖川已经不见了。也许是自己发呆太久了吧,火村内心如是想到。

      顺着夕阳回到挂有自己门牌的房间,火村不禁又想起有栖川的笑容。他一下子躺在床上,摸了摸自己的脸,小声嘟囔道:“今天太阳可真大啊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ps:在不懈努力拿到手机的情况下终于更完了。看了看上一章的阅读量,不知道自己还要努力多少年才会有大佬的光辉(๑˙ー˙๑)。下一章准备写汤草熏三人组和主线前的东西,还不知水不水得到2000字(ง •̀_•́)ง

pss:一直想让爱丽丝打盘直球。汤川就算了吧,你不适合,情商上线就谢天谢地了。

最后还是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,欢迎捉虫。(๑•ี_เ•ี๑)

岛忆(汤川/火有)(一)


  角色属于作者,ooc属于我

人物背景设定:火有已交往(老夫老妻)并在案件中与草薙认识;汤川虽然已回国,小草还是警部补,但小草因为汤川的短信而有意避开汤(活该),内海为(汤川的)秘密情报员。

关于有些设定:1.里面的机器是参考弹丸论破2中的机器,而希望之峰学院是没有的;2.里面几乎没有推理(虽然似乎是长篇),还请不适者谨慎阅读;3.因为要中考了,所以更新不定时,有时间码字我会尽量码的;4.最后请大家一定要推荐哦!

     “内海,已经确定了犯人位置了吗?”“是的,前辈。火村老师和有栖川老师也已经向这边来了。”“好,带上枪,让岸谷守在外面。据火村老师所言,这个犯人有点精神不正常,小心点,我们一定要把他逮捕归案!”草薙俊平一边跑,一边向着手机喊着,迎面就见到了同时焦急出现出现的火有两人。

      “火村,你觉得这个犯人会不会想不开与我们同归于尽吧?”说话的是有栖川有栖,一位推理小说作家,同是也是他身旁这位社会学系副教授的助手兼爱人。“一般来说是不会的,他的意识还是比较清醒,只要与他好好交流,都不会有危险的。”火村的话给有栖川吃了一颗定心丸。接着,他便看见和岸谷一起坐警车来的内海。他朝内海挥了挥手,示意她过来。四人便一起走入那个废旧工厂。

     犯人河川义就躲在这个工厂里,一定要逮捕他。草薙内心这样想着,脚下的步子也轻了起来。“喂,你们这帮政府的走狗,”突然从稍远处传来扩音器的响声,众人都不禁紧了紧神,“我说,如果你们再往这边来的话,我不介意与你们同归于尽!”河川义的声音的声音掷地有声,敲击在每一个人心上。“他到底想干嘛,至于这么怨恨政府吗?正是反社会的人渣!”内海熏有些生气,这么不怕死的犯人世界上也就那么几个,就让他们给碰见了。“先不要急,我们先稳住他的情绪,再慢慢靠近他比较好。”火村悄悄地对着三人说道,其余三人也以点头表示同意。“河川义,你先冷静一下,有对政府什么不满的都可以说的!”草薙朝那边大吼,脚步却悄悄向那边移,其余三人也跟着向前移动。“哈哈哈,你们这些家伙是在搞笑吗?”另一头传来了狂笑“你们这些虚伪的家伙不都一样吗,还早点下地狱比较好。”河川义一边嘲笑着警察,一边把手放在了按钮上。火村一听这话,面色一沉,“跑!”这是他现在能想到的最好的词。

     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,众人耳边传来巨响。大家都没命地往外冲。临近门口,有栖川摔了一跤,而他最后的记忆就是火村护住了自己与从外面来的警察的声音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住院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  不知道过了多久,有栖川终于醒了。映入眼帘的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个人,而是岸谷的脸。有栖川不禁有点慌。“有栖川老师,你没事吧?我们……”“火村怎么样了?还有草薙和内海警官呢?”“……”无言。

     半晌,岸谷才说话:“他们都已经脱离危险了,但是记忆似乎有些损失……”“什么?”有栖川急了,一把抓住岸谷的肩摇。“不过他们已经送去深层治疗了。也就是在精神层面上使他们能较快地恢复记忆。”有栖川松了一口气,道:“岸谷警官,你能带我去看一下他们吗?就一下。”有栖川的声音里似乎带了些祈求,岸谷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只好道:“那麻烦你在休息一下,我想可能还有一个人也会去的。”有栖川没办法,只好点了点头。

      第二天,岸谷就来接有栖川了。有栖川看见车里还坐着一个穿着西服的人,皮肤白皙,带着眼镜,眼角下有一颗痣,面色阴沉的可怕。虽然看着有些恐怖,但有栖川还是坐上了车与岸谷唠嗑了起来。“岸谷警官,你说的机器是由电脑控制的吧,那会不会有人利用电脑修改一些信息呢?(别立flag啊爱丽丝)”“不会的,这个程序是由顶尖程序员编写的,不会有问题的。”“那就好。”

      来到一栋大楼的门口,岸谷停了车,和大楼的守卫说了些什么,便向他们道:“有栖川老师,汤川老师,你们可以过来了。”原来这个人姓汤川啊,总感觉在哪儿听过。有栖川一边想着,一边大踏步进了大楼。跟随着岸谷进了电梯,在拐弯进入了一间房屋内部面积很大。一共有五台机器,连着各种管子,而其中三台就分别躺着火村、草薙和内海。有栖川大惊失色,全然没有注意到旁边那个本一直面无表情的人却微微有些失身。突然,旁边一直坐在那里观察电脑的女人突然惊呼:“天呐!电脑……电脑被病毒霸占了!”一听这话,三人齐齐转过身去,围在了电脑前。电脑屏幕上有一只洋娃娃,手中还捏着一封信,信上写到:

亲爱的各位朋友们:

      很开心你们能让我有一些好朋友,我认为我能玩得很开心。(๑>؂<๑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from 天海绮雅

      “什么?为什么这个病毒程序还会出现,它不是早在几年前就被消灭了吗?连制作人也是”旁边那个一直没有开口的人却突然说起了话。“很有可能,它并没有被消灭,而是躲起来继续成长——就像人一样。”那个女程序员如是回答道。“那他们怎么办?”此刻的有栖川更纠结的是这个问题。但那个女程序员却摇了摇头,“不清楚,连我也无法破解它。现在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有人从外入内将他们带出来。”“那我们现在就去,好不好?”有栖川把头转向了岸谷,眼巴巴地望着他。可岸谷也只是摇了摇头,说:“不行啊,有栖川老师,我们也只能等上方文件下来才行。”有栖川只好把头垂下去,不料汤川却说道:“让我们去吧,如果时间晚了可能还会有更大的危害,我相信你也不想看到这样的局面吧。”他顿了顿,像是做了个重大的决定,“如果真有什么事的话,就有我来承担责任好了。”岸谷明显是被说动了,但作为刑警的他也不敢轻举妄动。接着,程序员缓缓开口,也终于打消了岸谷的所有纠结。“现在情况的确紧急,如果上面问起来,也可以直接报我的名字,就说是我决定的。”听了这话,岸谷也不再反抗“那好吧,爱斯拉夫小姐,他们就麻烦你了,剩下的就由我去上报。”言毕,便匆匆离开了这里。

      爱斯拉夫转过身来,面对着有栖川和汤川,问道:“你们都要去吗?”有栖川重重地点了点头,而汤川也点了点头。她叹了一口气,道:“在那边,你们一定要小心,尽量服从那个人工智能的话,否则后果自负。”有栖川与汤川都表示自己了解后便准备躺进机器中。有栖川朝着汤川招了招手,问道:“我叫有栖川有栖,你叫什么?”“汤川学,帝都大学物理系副教授。”对方简短地介绍了自己又说道:“在那边一定记住不要暴露自己认识他们,尽量顺其自然。”有栖川“嗯”了一声就向爱斯拉夫比了一个手势,表示已经准备好了。

      “3.2.1准备好了吗,一路顺风!”爱斯拉夫操纵着仅剩下一点知觉的电脑,送他们进入了精神空间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下章见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后记:本文全程用爪机码的,如有问题,请告诉我。ps.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哈,躲在被窝里码真的好累(๑•ี_เ•ี๑)

不误(新人渣文,甜)

 接《猛射》

      初夏,樱花已经几乎落尽,而忙碌的刑警们也总算有了假期。

      草薙望着窗外有些刺眼的阳光,心里盘算着去哪里休息下。“可是如果汤川回来了怎么办?”他甩了甩脑袋,暗自嘲笑着自己“都过了4年了,他估计也在纽约那边混得风生水起吧。”

      距上次古芝的案子,当然也是汤川去美/国已经过了有四年之久了,草薙从警部补升成了警部。草薙内心总想着“等到汤川回来,一定要让他对自己刮目相看。”虽然心里是这样想,但他总感觉汤川不会再回来了。想到这里,草薙不禁又烦躁起来,收拾东西的样子变得粗鲁起来。

      内海熏看见草薙,轻轻叹了一口气。虽然草薙前辈也不是一天两天这样子了,但看着实在有些可怜。这几年草薙基本没给汤川过任何消息——就像是为了答应汤川信息上的要求一样,独自一人努力,虽然也有她的帮助。自己作为高级传话筒也没起一丁点作用,大概是双方都不愿意面对自己的内心吧。内海走到草薙身边,道:“前辈,我觉得你可以稍稍出去玩玩,不用走太远。这样即使汤川老师回来了你也可以很快回来的。”(“虽然可能性几乎为零。”这是内海的内心吐槽)草薙微微皱了皱眉,仿佛在思考一样,半晌,重重地点了点头,说:“好吧。但是如果汤川有消息一定要通知我啊!”说完草薙就离开了。内海又重重地叹了一口气,这两位前辈,真是令人心焦得厉害,要不要考虑跳个槽哦!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从日/本到美/国的分割线(●—●)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  美/国,纽/约。

      汤川学正在收拾行李,而他的助手安琪塔则一脸疑惑地盯着他:“教授,您这是要准备去旅游吗?”汤川微微地笑了笑,摇了摇头,道:“不,我啊是决定回日本找我的心上人(好像ooc了)。”“真的吗?教授你的心上人一定很好!”汤川望了望窗外,轻叹一声又笑着道:“他呀,有点笨但是却很温柔,也很善良。我在这里待了这么久,倒也认清楚了自己的感情,我不想后悔。”安琪塔到也没纠结称呼(毕竟是阿美利卡人),点头表示自己理解,同时眼睛中还闪有汤川所没见过的光芒(腐女之光)。“草薙,我来找你了。”汤川又看向窗外蔚蓝的天空,计算(√)着自己何时才能到达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汤草即将相见的分割线(。ò ∀ ó。)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   “叮”内海的手机响起了提示音,是汤川老师的来信

“致内海:

        我已经到达了日/本,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下草薙在哪里,我想给他个惊喜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From汤川学”

        内海看到这条消息,脸部一抽,差点就扔了手机。(以下是内海的心理独白ooc)天呐!这么礼貌真的是汤川老师?还有你这不是惊喜是惊吓吧!你早不来玩不来偏偏草薙前辈要出去时回来啊!天呐我又要成传话筒了!你想恋爱与我何干啊!!!!

      虽然心中是如此咆哮,但还是掏出手机决定助攻。“……喂?是汤川老师吗?我想说你再不去xx车站,草薙前辈就要走了啊。”说完,挂掉电话,长出口气,放回电话,动作流畅,一气呵成,实有蒂花之秀之气质。

      汤川听到了内海的话,大脑先当机一秒,继而用着他那烂的一批的车技飞奔至车站。

      草薙在车站中焦急地等着车。不是因为时间的问题,而是他心理上的问题。他在想如果这个时候汤川来了怎么办。想着想着,他感觉自己都快成深闺怨妇了(bu)。他 静了静心,继续耐心的等车。

      突然,他看见不远处有两个漂亮的女孩子再叫谈着。“看见刚刚在车站里找人的那个人了吗?穿着西装,好帅,好有气质哦!”“对啊对啊,不过一看就知有主了嘛……”草薙听见她们的谈话,刑警的直觉告诉他那是汤川。他飞奔出去,看见了一个人,而那人也正好回头,仿佛找到了什么。草薙快步响那边走去,而那人也正向此处走来,那就是汤川学。

      “好巧,我今天在找一个人,没想到地球的引力将我们吸引。”“正巧,我也在等一个人,离开了四年,他终于舍得回来了。”“呜呜呜——”车进站了,但草薙却没有去,因为想要的已经回来了。

      “我误你四年,我还你一生‘’  “我待你四年,你陪我一生”

        Fin
ps.撸了一晚的文,希望大家勿喷。我永远喜欢小草,我永远喜欢汤草.jpg(汤川你快回来)
      如剧情又相像文,纯属巧合(「・ω・)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