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andia•Tang

小名AT,主写汤草火有等日推同人,吃各种cp。愿望从最初的“想成为大佬”变为“想受到大佬关注”。严重怀疑底线会持续下降,最后没有底线(๑•ี_เ•ี๑)

不误(新人渣文,甜)

 接《猛射》

      初夏,樱花已经几乎落尽,而忙碌的刑警们也总算有了假期。

      草薙望着窗外有些刺眼的阳光,心里盘算着去哪里休息下。“可是如果汤川回来了怎么办?”他甩了甩脑袋,暗自嘲笑着自己“都过了4年了,他估计也在纽约那边混得风生水起吧。”

      距上次古芝的案子,当然也是汤川去美/国已经过了有四年之久了,草薙从警部补升成了警部。草薙内心总想着“等到汤川回来,一定要让他对自己刮目相看。”虽然心里是这样想,但他总感觉汤川不会再回来了。想到这里,草薙不禁又烦躁起来,收拾东西的样子变得粗鲁起来。

      内海熏看见草薙,轻轻叹了一口气。虽然草薙前辈也不是一天两天这样子了,但看着实在有些可怜。这几年草薙基本没给汤川过任何消息——就像是为了答应汤川信息上的要求一样,独自一人努力,虽然也有她的帮助。自己作为高级传话筒也没起一丁点作用,大概是双方都不愿意面对自己的内心吧。内海走到草薙身边,道:“前辈,我觉得你可以稍稍出去玩玩,不用走太远。这样即使汤川老师回来了你也可以很快回来的。”(“虽然可能性几乎为零。”这是内海的内心吐槽)草薙微微皱了皱眉,仿佛在思考一样,半晌,重重地点了点头,说:“好吧。但是如果汤川有消息一定要通知我啊!”说完草薙就离开了。内海又重重地叹了一口气,这两位前辈,真是令人心焦得厉害,要不要考虑跳个槽哦!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从日/本到美/国的分割线(●—●)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  美/国,纽/约。

      汤川学正在收拾行李,而他的助手安琪塔则一脸疑惑地盯着他:“教授,您这是要准备去旅游吗?”汤川微微地笑了笑,摇了摇头,道:“不,我啊是决定回日本找我的心上人(好像ooc了)。”“真的吗?教授你的心上人一定很好!”汤川望了望窗外,轻叹一声又笑着道:“他呀,有点笨但是却很温柔,也很善良。我在这里待了这么久,倒也认清楚了自己的感情,我不想后悔。”安琪塔到也没纠结称呼(毕竟是阿美利卡人),点头表示自己理解,同时眼睛中还闪有汤川所没见过的光芒(腐女之光)。“草薙,我来找你了。”汤川又看向窗外蔚蓝的天空,计算(√)着自己何时才能到达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汤草即将相见的分割线(。ò ∀ ó。)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   “叮”内海的手机响起了提示音,是汤川老师的来信

“致内海:

        我已经到达了日/本,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下草薙在哪里,我想给他个惊喜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From汤川学”

        内海看到这条消息,脸部一抽,差点就扔了手机。(以下是内海的心理独白ooc)天呐!这么礼貌真的是汤川老师?还有你这不是惊喜是惊吓吧!你早不来玩不来偏偏草薙前辈要出去时回来啊!天呐我又要成传话筒了!你想恋爱与我何干啊!!!!

      虽然心中是如此咆哮,但还是掏出手机决定助攻。“……喂?是汤川老师吗?我想说你再不去xx车站,草薙前辈就要走了啊。”说完,挂掉电话,长出口气,放回电话,动作流畅,一气呵成,实有蒂花之秀之气质。

      汤川听到了内海的话,大脑先当机一秒,继而用着他那烂的一批的车技飞奔至车站。

      草薙在车站中焦急地等着车。不是因为时间的问题,而是他心理上的问题。他在想如果这个时候汤川来了怎么办。想着想着,他感觉自己都快成深闺怨妇了(bu)。他 静了静心,继续耐心的等车。

      突然,他看见不远处有两个漂亮的女孩子再叫谈着。“看见刚刚在车站里找人的那个人了吗?穿着西装,好帅,好有气质哦!”“对啊对啊,不过一看就知有主了嘛……”草薙听见她们的谈话,刑警的直觉告诉他那是汤川。他飞奔出去,看见了一个人,而那人也正好回头,仿佛找到了什么。草薙快步响那边走去,而那人也正向此处走来,那就是汤川学。

      “好巧,我今天在找一个人,没想到地球的引力将我们吸引。”“正巧,我也在等一个人,离开了四年,他终于舍得回来了。”“呜呜呜——”车进站了,但草薙却没有去,因为想要的已经回来了。

      “我误你四年,我还你一生‘’  “我待你四年,你陪我一生”

        Fin
ps.撸了一晚的文,希望大家勿喷。我永远喜欢小草,我永远喜欢汤草.jpg(汤川你快回来)
      如剧情又相像文,纯属巧合(「・ω・)「

评论(2)

热度(13)